随遇文学>网游>猎户糙汉他超爱的! > 1、一支野山参
    寒冬已至,狂风暴雪肆虐着呼啸而过。

    地上一堆白色的雪花扬起又缓缓落下掩盖了地上凶猛的野兽脚印。

    积雪斑驳的山间道路旁孤零零地立着几株光秃秃的树,树下的雪堆上躺着一个姑娘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上已经出现一层白白的霜,寒冷的气候让她开始忍不住的发抖。

    施久宁的眼皮沉重的犹如千斤,她缓缓睁开眼睛一缝,恍恍惚惚中看见整片灰蒙蒙的天空没有一丝蓝色的空隙,云朵的堆积将天压得好像就快要和地面接触一般。

    寒冷的空气,让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,手指触碰到满是雪的地面,那种又冰冷又坚硬的触感似乎在提醒她,这并不是梦。

    颤颤巍巍的用自己的手用力掐一下自己的手臂,尖锐疼痛的感觉从手臂传来,让她更加确定,这不是梦。

    耳边回想起那几个官兵临走前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流放途中人死了也不奇怪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吧走吧,要这个娘们儿没得肺痨倒是可以救救给哥几个爽爽。”

    “这肺痨可不得了,赶紧走吧……”

    寒冬已至,狂风暴雪肆虐着呼啸而过。

    地上一堆白色的雪花扬起又缓缓落下掩盖了地上凶猛的野兽脚印。

    积雪斑驳的山间道路旁孤零零地立着几株光秃秃的树,树下的雪堆上躺着一个姑娘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上已经出现一层白白的霜,寒冷的气候让她开始忍不住的发抖。

    施久宁的眼皮沉重的犹如千斤,她缓缓睁开眼睛一缝,恍恍惚惚中看见整片灰蒙蒙的天空没有一丝蓝色的空隙,云朵的堆积将天压得好像就快要和地面接触一般。

    寒冷的空气,让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,手指触碰到满是雪的地面,那种又冰冷又坚硬的触感似乎在提醒她,这并不是梦。

    颤颤巍巍的用自己的手用力掐一下自己的手臂,尖锐疼痛的感觉从手臂传来,让她更加确定,这不是梦。

    耳边回想起那几个官兵临走前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流放途中人死了也不奇怪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吧走吧,要这个娘们儿没得肺痨倒是可以救救给哥几个爽爽。”